<rp id="f4q4m"></rp>
<em id="f4q4m"><object id="f4q4m"></object></em>

    <tbody id="f4q4m"></tbody>

      <li id="f4q4m"></li>

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主頁 > 高等教育 > 正文

      誰是未來高等教育改革的推手?
      2019-04-15 19:18   來源:未知   瀏覽量:
      誰是未來高等教育改革的推手? 21世紀以來,世界高等教育改革的腳步從未停歇過。但是改革的效果呢?高等教育質量令人滿意嗎?沒有。如果質量發展得令人滿意,為什么還要抓內涵
      誰是未來高等教育改革的推手?


        21世紀以來,世界高等教育改革的腳步從未停歇過。但是改革的效果呢?高等教育質量令人滿意嗎?沒有。如果質量發展得令人滿意,為什么還要抓“內涵發展”呢?

        有學者指出,在高等教育體系當中,“內涵發展是根本道路,深化改革是戰略舉措,依法治校是法治基礎,從嚴治黨是根本保證”。看來改革還在過程當中。

        高等教育的發展找到了更好的模式嗎?沒有。如果有,高校內部為什么有那么多人對高校的管理和服務不滿意?高等教育服務如何提高仍有很多爭議,什么是服務,為什么要服務,怎么樣提高服務,都是懸而未決的問題。

        高等教育的效率很高嗎?沒有。如果效率很高,為什么還會有那么多的評估和問責呢?“高等教育在世界范圍內的規模擴張和結構調整過程中,層出不窮的腐敗現象和行為給學生、學校、雇主、社會、國家等利益相關者造成諸多的損害,使高等教育面臨公共信任的嚴峻挑戰”,這些都是西方國家高等教育問責提出的理由。

        我們無需贅述這一連串的問題,只是想表達一個人人都會明白的事實:高等教育發展并沒有獲得大多數利益相關者的滿意。雖然可以說,大學已從社會邊緣走到了中心,高等教育走向“社會中心”具有客觀必然性,但是在走向中心的過程中,接受的批評越來越多,也越來越尖銳。

        近二十年來,世界高等教育改革從來沒有停歇過,但是改革的熱情總是被改革的阻力所抵消或消解。改革的倡導者和推動者,往往還沒有開始多久就已經被迫叫停或者被改頭換面。

        案 例:

        試想,美國克林頓政府的教育部不早就想對公私立大學同樣進行評估嗎,結果怎樣?大學根本不理,評估沒有開展起來,而提出改革的教育部自身能否繼續存在卻成了問題。

        同樣,美國國會曾有議員聯名請求國會立法限制部分私立大學的籌資,試圖對其進行課稅。結果呢?還是不了了之。

        日本也企圖通過法人化改革來解決政府對高校的過度干涉。結果呢?改革已經20多年了,政府的過度管理依然存在,日本高校根本沒有多大的“松綁”感?

        各國高校的改革事件讓我們對改革產生了懷疑:每一次改革,似乎都是轟轟烈烈開始,結果卻都是無疾而終。大學依然故我,大有“舍我其誰”和“我自巋然不動”之驕傲感。

        推動未來高等教育改革的3大勢力

        未來的高等教育改革向哪里去,還到底有沒有人敢于對高等教育進行改革?這個問題很難回答。

        但是我們知道,改革總是從利益相關者開始的。體會得越深,改革的愿望越是強烈。我們認為,推動未來高等教育改革的勢力可以歸納為三方面:

        一是滿意度持續下降的內部人;

        二是作為資源提供者的政府;

        三是虎視眈眈覬覦高校服務市場的企業家。

        內部人

        何謂內部人,指的是曾經在大學圍墻內工作的教師和管理者。

        越是內部人,越是熟悉高校內部存在的問題。內部人走出校門就成了傳統高等教育的反對派。他們對高校最了解,也最知道大學的弱點,一旦給予攻擊,打擊的力度更大,摧毀力量也更強。

        這也驗證了“堡壘更容易從內部攻破”的道理。

        政府

        政府無疑是未來高等教育改革更為重要的推手。

        政府要改革高校,主要源自于一個矛盾:高等教育的總成本將越來越大,政府提供財政的能力越來越弱。在美國,“高等教育財政投入被大規模削減,大學的財政危機自20世紀70年代形成以來持續加重。”

        當財政壓力足夠大的時候,政府就一定會對高等教育加以改革,要么要求大學提高經費使用效率,要么關閉部分專業或學校。當高校對政府的財政依賴無限增大時,政府總會有一天要對高等教育提出改革的要求。

        因此,政府成為未來高等教育改革的推動者,是有道理的。

        企業家

        在內部人和政府以外,未來高等教育改革的推手將是企業家。

        企業家的改革需求產生于利益和利潤。高等教育在美國將會發展到5萬億美元的市場,而中國高等教育不用10年時間也會發展到將近7000億美元的市場。如果技術問題得以解決,拿下整個高等教育市場,便是一筆龐大的利潤。

        因此,隨著高等教育預算規模的擴大,企業家的眼光會盯得更緊。大學即便不喜歡企業家的介入,但也可能無力阻止。

        利益相關者的改革訴求和目標

        盡管推動高等教育改革的主體還有學生和家長、校友和社區等,但從影響程度來看,也只有這三股力量最為強大,改革的殺傷力也最大。

        然而,這三股勢力改革的目標和最終的落腳點是不同的。仔細分析這三股勢力的改革訴求、目標和舉措是非常有價值的。

        內部人的改革訴求和目標

        大學是否會從內部產生掘墓人?這是肯定的。內部人不僅熟悉高等教育,而且最容易產生與傳統模式相不同甚至對立的模式。

        案 例:

        密涅瓦大學就是美國剛成立不久的新型高等教育機構。她由哈佛大學前任校長拉里·薩默斯(Larry Summers)和斯坦福大學知名教育家斯蒂芬·柯斯林(Stephen Kosslyn)等創立,目的是顛覆傳統大學教育,創造大學新模式,通過四個創新實現大學組織形式、培養過程、課程體系和教學模式的根本性變革。

        密涅瓦大學沒有傳統的校園,規模很小,招生比哈佛大學的選擇度還要高。她的目標不是超越哈佛大學,而是不同于哈佛大學。當前,這所高校在五大洲都設有分部,學生須在不同文化色彩的城市“校區”中穿行,思維能力提升是一切學習活動的核心。

        筆者的朋友威斯康星大學托霍恩教授(Tochon)也與臺灣林姓老板在威斯康星州創辦微型大學。同樣,中國剛剛建立了西湖大學,也是體現小而精的特點。

        這些實驗看起來還微不足道,與傳統大學相比還顯得稚嫩,但是隨著政府部門態度的轉變,它們有可能獲得巨大發展,并對傳統大學的權威地位產生挑戰。

        不過內部人畢竟有內部人的局限,他們不可能有摧毀大學的想法,也沒有摧毀大學的勇氣。他們的一切所為都可以濃縮為一句話:對傳統大學人才培養模式不滿意。可以想象未來類似于密涅瓦大學的機構將會更多出現,但是他們不會對傳統大學構成威脅。

        

          
      相關新聞:
      熱門資訊
      主辦:江蘇省靖江市教育資源網 技術支持:靖江市教育局電教站 刪稿聯系郵箱:sheng6665588@gmail.com
      撸啊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