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ource id="jiwx6"></source>
<mark id="jiwx6"><div id="jiwx6"><u id="jiwx6"></u></div></mark>

<b id="jiwx6"></b><small id="jiwx6"></small>

  • <u id="jiwx6"><sub id="jiwx6"><tr id="jiwx6"></tr></sub></u><video id="jiwx6"><big id="jiwx6"><acronym id="jiwx6"></acronym></big></video>
    <wbr id="jiwx6"><input id="jiwx6"></input></wbr>
    <sub id="jiwx6"><tr id="jiwx6"></tr></sub>

  • <video id="jiwx6"><input id="jiwx6"><div id="jiwx6"></div></input></video>
      1. <video id="jiwx6"><input id="jiwx6"></input></video>
          <source id="jiwx6"></source>
        <input id="jiwx6"></input>
      2. 您所在的位置:主頁 > 職業教育 > 正文

        家長曬年度教育的賬單
        2019-01-19 10:11   來源:未知   瀏覽量:
        家長曬年度教育的賬單 最近支付寶開始流行年度曬賬單活動,對于有娃家庭來講,在年度賬單的各類支出中,孩子的教育支出占比絕對少不了。如今又到一年寒假時,對于濟南的不少孩子來說
        家長曬年度教育的賬單

        最近支付寶開始流行“年度曬賬單”活動,對于有娃家庭來講,在年度賬單的各類支出中,孩子的教育支出占比絕對少不了。如今又到一年寒假時,對于濟南的不少孩子來說,假期已經變成了“第三學期”,對于家長而言,寒假的到來,意味著又一輪補習班“燒錢”的開始。

        近日,記者采訪了濟南不同區域內的多位家長。從孩子上幼兒園開始,各種輔導班和興趣班就成為了孩子的“第二課堂”:幼兒園和小學低年級段期間主要是以各類興趣班為主;小學高年級段和初高中階段以文化課輔導班為主。就算是孩子沒有開始上幼兒園,各類“早教班”收費也是動輒過萬。零零碎碎算下來,幾乎都是“三萬起步,上不封頂”。

        家長曬年度教育賬單:三年花掉一套首付 老人幫承擔

        某培訓機構年會現場。

        家長曬年度教育賬單:三年花掉一套首付 老人幫承擔

        某培訓機構公開課現場。

        此外,除了補習班外,寒暑假的“研學游”也成為花費的大頭,近年來興起的“海外高校研學游”,動輒收費過3萬,有家長坦言,“三個月工資撐不起孩子的一個假期”。

        國內最大的家長社區家長幫通過取樣調查,于2016年3月發布《2016中國家庭教育消費者圖譜》,顯示38.6%的家庭每年家庭教育產品支出大于6000元,其中一線城市的家庭平均月教育產品支出大于1000元的比例為32.8%;新浪教育發布的《2017中國家庭教育消費白皮書》,中國家庭非常舍得在教育上花錢,教育支出占家庭年支出的50%以上,接近9成孩子上過輔導班。

        全“A”學生的寒假:周二考完試周三進輔導班

        在拿回了一份全“A”的素質發展情況報告單(期末考試情況單)后,5年級的芃芃也迎來了媽媽給她準備的“寒假大禮包”:奧數、小提琴、舞蹈、主持人、英語輔導班以及為期一周的全封閉式綜合提高班。

        周二考完試,周三進培訓班。對于這樣一份“大禮包”,芃芃早已經見怪不怪。“沒什么喜歡不喜歡,反正大家都在上啊!”芃芃告訴記者,自己上的輔導班不算多的,班里有同學一個寒假要上10門課,比平時上學的時候都忙。

        相對于孩子對課程的鈍感,家長對于各類培訓班的痛感更為強烈:每一門課外培訓的背后,都是一張不菲的賬單。

        “具體的花費沒仔細算過,算了也得上啊。”芃芃的媽媽趙磊告訴記者,對于成長中的孩子來講,“技多不壓身”,目前報名的這些課程已經是精簡之后的“必備課”。

        “奧數、小提琴、舞蹈、主持人、英語這些課程都是平時也在上的課。小提琴和英語課比較貴,我記得小提琴一年是1萬5,英語是一萬三,舞蹈班一年5000多,奧數是大班,一年4000多。主持人課是下半年報的,大約9000多。寒假報名的提高班一周998元。剛給充值了線上的外教課,是3000元。”趙磊回憶著自己給孩子報名的課程,“暑假的時候也報了提高班,大約2000多。”

        總算下來,一年在課外教育上的花費要5萬以上。趙磊告訴記者,之前芃芃還曾經報過“繪畫班”、“編程班”、“機器人班”、“鋼琴班”等各種班,后來孩子不愿意上,效果不好都停掉了。趙磊和很多家長一樣,都是本著“廣撒網、重培養”的學習模式,在經過前期的篩選和觀察后,確定了現在芃芃所學的培訓科目。

        對于很多家長來說,對于孩子的天分的挖掘,都是“寧可錯報,不能耽擱”,生怕孩子會因此落后一步。這種對于教育的焦慮,不僅在家長之間傳遞,也在孩子中間傳染。原本芃芃沒有報名小提琴,對于小提琴表現出的興致也一般,但是有一次六一匯演看到好朋友的小提琴表演后,芃芃回家主動要求要學習小提琴。雖然學琴、買琴都是一筆不小的花費,但是趙磊還是第一時間就帶著孩子報名并購買了一把價值5000多元的專業小提琴,理由是“不能練壞了孩子的耳朵”。

        “我一個月的工資到手7000多,孩子爸爸收入高一些,大約能有一萬。再加上有點租金收入,我們一個月大約收入兩萬左右。收入還行,花得也多,一個孩子就受不了了。”趙磊說,家里老人曾多次催促給芃芃“添個弟弟或妹妹”,但是自己跟老公商量著堅決不要二娃。

        “再到暑假孩子要研學,這是早就答應她的,學校里組織的出國研學一次就三四萬。”趙磊說,“一個能養好就很好了,再來一個怕是得賣房了。”

        教育也“啃老”:老人幫著承擔孩子輔導班費用

        相對于趙磊家庭基本收支平衡,徐菲(化名)對于孩子的補習班費用覺得“苦不堪言”,然而又無法放手。

        徐菲今年37歲,雖然早就過了而立之年,但是面對著孩子高昂的課外輔導費用,徐菲只好讓已經年過七旬的父母來幫自己承擔。

        徐菲的老公雖然是老濟南人,但是作為工人家庭出身的基層公務員,一個月到手的工資6000左右;徐菲是一家國企的合同制員工,做辦公室接待工作,一個月的收入只有3000多元。

        “去年東湊西借了首付剛換了改善房,一個月的房貸要4000多,現在真是覺得日子過得緊巴巴的。”徐菲說,孩子上三年級之前,一直信奉“快樂教育”,不報輔導班只學機器人、跆拳道、鋼琴等相對輕松的特長。孩子的成績在班里也不差。但孩子上了三年級以后,成績從班里10多名一直滑到20名開外。看著班里很多成績名列前茅的孩子周末也都在上輔導班,徐菲開始著急了。一口氣給孩子加報了英語班、作文班等多個培訓班,如今孩子上4年級,依然在學習的有鋼琴班、跆拳道班、英語班、機器人班、書法班、閱讀班,這些課程孩子表現的都比較能接受,不可能因為費用昂貴就讓孩子中途停下,各種班的費用加起來一年要近4萬。

        “我一年的收入也就是4萬塊錢,正好夠他報輔導班的。我公公婆婆基本不管我們,光靠我老公那點工資什么都干不了,我們今年都沒舍得出去玩,就回了我老家煙臺一趟,算是帶著孩子出門了。”徐菲說,孩子報班的花費是目前家庭最大的支出。在這一筆筆報班支出中,家庭的生活水平一直在下降。以前自己買東西從來不看價格,但是現在逛超市都舍不得買土雞蛋。

        對于曾經“活得精致”的徐菲來說,隨著孩子教育支出越來越多,購買化妝品和添置衣服都不再是隨心所欲的事情。甚至在給孩子報班的“質量”上,都一再“下降”:“報英語班的時候帶他試聽了好幾個課程,最滿意的課程最貴,外教一對一一年要3萬多,想了很久最終沒舍得報。”

        徐菲父母的退休工資加起來每月大約有7000多,體諒女兒生活辛苦,父母主動承包了外孫的所有課外教育費用,并且在暑假的時候把外孫接到煙臺去上輔導班。

        “準備給孩子再報一個奧數班。他們班里好多孩子一年級就開始學了,已經落下來。我怕不給他報,孩子將來會埋怨我。”

        孩子上“國際班”“燒掉”一套首付

        孩子小學各種興趣班花費多,對于上了高中的孩子,不再上興趣班是不是花費就少了很多?

        “花得更多。各種補習班,名師一對一都是暗地里使勁的,一節課就兩三百塊錢。尤其是我們這種準備出國的孩子花的更多,三年高中40萬很正常,在濟南夠付一套小房子的首付。”張林的孩子今年在英國讀大一,學業上已經不再需要過多操心。作為“看到黎明”的家長,以張林的經驗來看,并不覺得孩子在高中的課外輔導花費輕松。

        張林的孩子從小就是“學霸”,高一的時候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學校里單獨開設的“國際班”。國際班就是既講授中國高中課程,又有為出國留學做準備的高中課程實驗班。孩子有學習的能力,家長就要有經濟的實力,國際班的背后是高昂的花費。

        張林給記者算了一筆賬:學費、書費等一年8萬元左右,除了每年必須繳納的學費、書本費以及住宿費外,還要進行雅思、托福等課外輔導,還要承擔參加托福和SAT考試的費用,一年下來平均花費十萬元很正常。“考一次托福大概要1500元,去香港考SAT要5000元。他們班里的孩子基本都參加了一些國外游學,一次就需要三到六萬元。”一筆賬算下來,張林說,一年的花費保底是10萬元,上不封頂,多多益善。

        張林是濟南一家私企的高管,家里的經濟狀況比較寬裕。即便如此,張林依然覺得孩子的教育花費是家庭支出最大的一部分,甚至為了給孩子留出讀書的錢,自己和孩子媽媽都是“節省了再節省,孩子他媽買衣服都是找打折的。”

        “普通班的我看也不少花,我們公司同事的孩子就是參加國內高考,暑假的時候找名師輔導,上大課一節課都要200多元。一個暑假光補習班就能花上一萬多。”張林說,“哪個高中的孩子不是出了學校就進補習班了,前兩天還聽他們說濟南有些名師的班一節課收費都400多了。”

        在張林看來,孩子的成績一半拼自己,一半拼家長。如果孩子不是先天特別的聰明,那就只有全家一起和孩子在課外努力。

        在張林看來,如今孩子的競爭非常激烈,而且很大程度上可以說是資源的競爭,既然家中具備讓孩子享受優質教育資源的條件,就應該好好利用。

        “從來不上補習班學習還能很好的孩子也有,但是大部分孩子都沒這個天分。”張林說,雖然自己的孩子考入了很好的大學,但是他還是認為孩子并不屬于特別有天分的聰明孩子,“我能提供給他的資源基本都提供了,已經給他創造了比同齡人更好的條件。家長給孩子花錢,很多時候也看不到效果,而且也能看出很多輔導班的老師水平一般。但是如果不花,心里更沒底,怕孩子將來會埋怨”。




        相關新聞:
        熱門資訊
        主辦:江蘇省靖江市教育資源網 技術支持:靖江市教育局電教站
        撸啊撸